支票借款利息

    我們提供小額貸款,小額信用貸款,小額銀行貸款,小額借款,貸款整合協商,負債整合等諮詢服務。

  • 銀行貸款代辦推薦

  • 銀行貸款、銀行貸款代辦推薦


    小額借款


    小額貸款

    銀行借款、銀行貸款代辦推薦

提供貸款諮詢服務,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,為您提供最適合、最有利的利率及還款方式。

我們提供個人小額借款,小額週轉,小額信貸,信用貸款,個人信用貸款,企業貸款,工商貸款,汽車貸款,貸款債務整合,債務協商等諮詢服務。

成大法律系教授李佳玟應邀給系上畢業生祝福,她從自身經驗出發,分享一個學生從認同監視器到改變立場的故事,她說,我們的立場源自自身經驗,然而個人的經驗是有限的,我們必須放開自己,讓別人的經驗進來,補足我們欠缺的,但這件事說起來容易、做來難,「我們經常充滿委屈,對別人又充滿了不信任。」以下是祝福全文:在一個沒有什麼fu(感覺)的時候,要來找我錄對畢業班的畢業祝福,並希望我在小畢典裡講話,可能會是一場災難。以下的祝福,其實是在做災難控制,希望在做災難控制之餘,還能有那麼一點意義。對於一個經常有一堆體悟,又喜歡跟學生分享體悟的老師,沒有 fu 算是少見的。為什麼沒有 fu?過去這三個多月,太多的事情佔據我的腦袋,太多的攻擊強韌了我的情感,過去那些坐在書房裡會有的碎念,過去想到什麼就講什麼的個性,經過這三個多月,不知不覺地產生變化。有著這樣經歷的我,可以跟你們分享什麼,可以跟你們說什麼呢?或許還是從我自身的經歷出發,眼下也別無其他可能性,除非你們想聽制式的祝福,那個我也講不來,行禮如儀的事情也浪費大家時間。本報資料照/記者劉學聖攝影 分享 facebook 過去這幾個月,我深刻地體認到位置不同,經歷不同,想法不同。不過要講這件事情之前,我先說一個故事,這個故事其實也曾寫在我的論文集的序裡。工作一年 論文立場變了那個故事的大意是,在2010年廢死議題爭論不休時,那時我人在美國,有個學生線上跟我 email 來來去去,爭論死刑,我反對死刑,她支持。我的其中一個論證是,國家永遠有濫權的可能性,所以國家不應該被賦予奪去人民生死的權力,學生聽到我這樣說,她反問我說:「老師,我們怎麼可以不相信國家?」序只寫到這裡,但這個故事其實還沒完。這個學生跟著我寫碩士論文,她的題目跟監視器有關,對於國家有比較多信賴的她,一開始的論證也傾向於給國家比較多的權力,以打擊犯罪。這個學生後來先去工作,過了一年之後,她再來跟我討論碩士論文,我發現她的立場有很大的改變。「為什麼呢?」我好奇地問她,她說,她現在的工作,背後有個監視器,監視器存在的目的雖然不是為了監視個別員工是否認真,而有其他安全考量,但無論如何,監視器的存在,讓這個辦公室的人必須在某個老大哥的注視下工作,讓她非常地不愉快,這個經驗讓她對於監視這個議題的想法改變,也讓她對於權力產生感覺。這種因為經歷而改變立場的故事並不只有一個,我之前在美國唸書時,還曾經聽到一個笑話,說一個自由派的學者,倘若哪天電腦被偷,最近要交的文章都在電腦裡,大概立馬會變成保守派,要求國家嚴懲犯罪。不過這個故事現在應該不會成立,大家都知道檔案要備份,現在好歹有 dropbox 網路硬碟。每個笑話都有時代背景,都受到物質條件的影響。你的經驗能補足他人欠缺 反之亦然 我想說的是,人很容易受到經驗的影響,以經驗為基礎,形成她對於議題的立場,這很正常,也很理所當然。經驗是我們的指引,經驗是我們的老師。只是,人的經驗有限,人的經驗也會受到自己價值觀的影響,塞翁失馬是件好事或是壞事,取決於價值觀,價值觀影響我們對於經驗的詮釋,一起成為我們的經驗。因此,如果只讓個人經驗主宰我們對於某個議題的想法,對於某個議題的立場就會有很大的局限。如果我們是這個社會的優勢族群,我們的觀點就容易形成對於弱勢族群的壓迫。為了避免這個情況,我們必須常常提醒自己,多聽別人的經驗,因為別人的經驗會讓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世界,會提醒你在自己位置上所忽視的。珍視自己的經驗,因為你的經驗是真實的,你必須讓別人知道你的經驗,補充別人欠缺的觀點。但你是有限的,所以必須懂得開放自己與別人討論,因為這世界不是只有你,即便對方的觀點聽起來自私或是自以為是,別那麼快下定論,因為這或許是別人對你的感覺。這些事情說起來容易,但在實踐上卻是困難的,因為我們經常充滿委屈,對別人又充滿了不信任。看不到自己的局限,卻對別人有各種動機的揣測。上述的討論還不包括我們就是欠缺公共性,覺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,國家要倒是別人的事。公共討論是一件困難的事,任何的變革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。人有局限 也可能改變為什麼要講這些,是因為身為法律人的我們,是多麼容易佔據某個優勢位置,我們可能是法官,檢察官,律師,法務,或是法學教授等等。法律本身的強制性,給予詮釋適用法律的法律人很多權力,但我們常常會忘了這點,因為我們工作太多,因為我們常累得像一條狗,因為我們唸了這麼多書,付出了這麼多,但卻沒有得到社會應有的尊重,這社會還要來指責我們沒做好。憤怒又委屈的法律人忘了自己經驗的局限,忘了位置身分所帶來的權力。回到先前那個監視器的故事,這個監視器的故事除了告訴我們經驗的影響之外,也告訴我們人有改變的可能性,倘若我們經歷到不同的事。鑒於人的經驗局限性,鑒於人的改變可能性,我會期許今日離開成大法律系的畢業生都可以體認到這一點,而對不同觀點有比較多的接納。當然,這樣說不是要你採取價值相對的立場,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出決定,討論過後,你還是要做出符合你價值觀的決定,只是期待你們,未來可能掌握某些權力的你們,可以更開放,可以更柔軟,可以更理性也更感性,最終可以更堅定,扮演社會期許你們的角色。※本文出自【成大法律系106級畢業班的畢業祝福】,李佳玟授權提供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